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如果让我萌下去
对一个伪维新迷来说(好吧我承认其实我就是剑心饭),一开始看到白虎队的消息当然是高兴的,毕竟从下弦之月开始就和nosnow yy了良久,光一cos剑心写追忆篇读后感当然已经让人觉得颇为不错,但是总觉得小山下那个又丧又柔韧的劲头也很适合剑心啊,那个时候就说,如果说光王是追忆篇的剑心,那么小山下说不定可以演演正篇的剑心,某个部分已经死去了,但又站在新的时代的阳光下的微笑的剑心。(谁是星霜篇的剑心呢?……这个问题,这个问题……风太大,我听不见XD 如果用塔罗牌来说,星霜篇的剑心是女祭司,正篇的剑心是命运之轮的话,那么星霜篇的剑心,是塔吧。时代改变了,时代前进了,然后时代结束了。)
但是仔细研究下小少年白虎队的历史故事(是说我也不小心看成了小虎队,爆),嗯,顿时汗了一下,这不就又是一个忠臣藏么,过去和朋友讨论的时候就说过,日本人在这方面的审美真是扭曲啊,就像226兵变一样,对于军部独裁会毁了伊藤、福泽的经济振兴日本的计划全不在意,日本人着迷的,只是“在那个严寒的下雪的日子里,年轻军官为了国家拿起了枪”,多浪漫的场面啊!白虎团,啊不,白虎队,其实我老是想起奇袭白虎团,然后就觉得哥们演的是个坏人。白虎队也是一样,19个少年看到鹤城燃起了熊熊烈焰,以为城破于是自尽身亡。对于一个早夭控的民族来说,的确是非常美艳的场面吧。但是是毫无意义的死亡,我对力战而死一向是怀着尊敬之情的,史可法扬州十日那种以死殉城多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随便自杀算是怎么回事,对于我这个小气的人来说,白白死去实在是太浪费了,只让人觉得,果然是纨绔子弟的限定组合啊。(当然虽然小哥们是上级武士子弟,到真的不算太高阶,300石也算不了什么显赫就是了。)
好在不是到此为止。山下小哥其实演出的是那个未死之人。对于酒井同学,看得出日本人本身也有两方面的评价,比如对这个sp,日本史板上,就有人担心小哥的演技能否胜任,对他能不能领悟到酒井同学的痛苦和勇气没什么信心,但另外一方面,j家饭则也有不满说,那个怕死的胆小鬼,怎么让山下演了这么一个人!
作为一个剑心饭,看到新闻里写,本剧的主旨是说“即使比死还痛苦孤独的日子,也要坚定的生活下去,希望能向人传达生命本身的意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萌起来了。想起了逆刃刀啊,在一切天翻地覆改变的日子里,孤独一人目睹无法阻挡的不断前进的时代。不知道剧集能写到什么地步,sp不是电影,不可能挑战大部分人的审美观或者做太新的尝试,毕竟正月里的收视率才是重中之重。
不过有了那个主题,相信至少不会是我讨厌的剧情。如果让我萌下去,希望能够把多一些的笔触放在战后,酒井同学一个人生活下去的日子。在那个时候,有没有成百上千次的想起一起长大一起战斗的年轻的同伴,有没有寂寞到后悔的日子,第一次梅雨来的时候,有没有想在黄昏的时候喝一杯酒。
但是,比起这个来,我更想看到,一个人,即使只有一个人,怎么样能够在那之后露出微笑,怎么样找到生活下去的细微乐趣,怎么样与自己和解,就像是桃子公主所说的那样,即使有非常痛恨的生活,还是希望能够变成传说中的动物一样,满怀着希望和感激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如果能写到这个地步,那就太值得感激了。
当然,总是忍不住想到剑心,所以会把那个时候的想法套在小哥身上。酒井同学活到了81岁,差不多是1930年前后,那个时候和幕末时相比,世界和时代都已经完全不同了,当时代的变化清晰如刻印般展现在眼前,当曾经拼死反抗过的势力将国家变得更加强大,什么时候原谅了这个时代呢?还是永远也没有原谅呢?
历史上记载,后来酒井同学搬到了北海道,在那里养了一群奶牛。其实很想看到这样的情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奶牛在草地上悠闲的吃草,小哥躺在树荫下,草帽盖住眼睛睡成一团,邻居家年轻的活泼女孩子蹑手蹑脚的走过来拿草叶扫过他的脸,他忍了又忍,终于还是笑了出来。就这样生活下去,像是同人里弃刀的冲田一样,就这样平凡普通的生活,一直到尽头的生活下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