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春梦一刻值千金
汗,昨天(应该说是今早)rp的梦到了桃公主,而且……似乎是半个春梦……叹气,于是终于圆满了,KK两只一人一回……梦山下只能梦到《今年夏天很笛子》同人层面的我,和大本命连一个kiss都未曾有过。

我在梦里还是做现在这份工作,而且应该就在本市,一开始的时候遇到了政科文部的头儿(汗,不知为什么是陕西记者站的站长),和我说要我就科学发展观和又快又好建设社会主义写两篇文章,然后给了我一个非常详细的文件,具体啥内容我也记不得了,但是还记得一句话,说此次报道文风要粗犷豪放,然后我还问政科文说:“难道要写成对话体?”(别问我为啥有这奇思妙想)人家说我们也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明天出一篇后天出一篇。
于是很郁闷,就回到办公室,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晚上和我去看演唱会吧,我想反正我也不知道怎么能粗犷豪放,那出去玩玩也好,于是就去了,发现是堂本刚的solo con。
那个场地是两层,大约和北大的大礼堂差不多大,两层楼,三面是环绕的看台,然后在看台中间的一端是舞台,舞台下面的空地是场内席。来的人很多,天气暑热,路上有卖手灯和荧光棒的小贩,场馆周围种着很多大树,有点像是南方一样枝叶披拂。
我那个朋友是娱乐记者,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快开场了,在离舞台最近的地方是站席,被绳子圈住,保安阻住我们不让进入,然后桃子公主就出现了,从舞台上跳下来,抬腿跨过了绳子,然后回头和我那个朋友说,你怎么才来啊。
于是我们就跟着他进去了,站在舞台的最前面。
后来演唱会就开始了。是个露天场地,天空一点点变成粉色,然后蓝,从站立席往后看,开场之前开着所有照明灯,到处都是人群。
不知为何,梦里的设定是我完全不知道桃子这个人,也没听过他的歌,对他一点概念都没有,他穿着一个色的背心紫色裤子,背心上有很多金属链子,胖乎乎的,皮肤都是蜜糖的颜色,背着一个吉他站在麦克风前面唱歌,背景是有很多小洞的色金属板,然后还有彩虹色的霓虹灯。
我开始对他印象就不错,这么大场面还跑下来接朋友,觉得挺爷们的,后来他就唱了很多歌,并不电子,只是很干净直爽的band风,有闭起眼睛唱的很轻柔的部分,也有想让人跳舞的歌。
然后身边大家都开始跟着他大声唱,我也跟着瞎唱,心里就变得很高兴,用一句常说的话就是,看演唱会看high了,后来头顶出现了明亮的半月,我一边挤在人群里瞎唱,一边心里还想,那个又快又好建设社会主义我还有点头绪,可惜它后天才要,问题是明天那个科学发展观怎么办啊。(汗……在看演唱会的时候我还能想起这个,TT)
后来和我一起去的朋友就要去后台摄影,让我和她一起去,我就莫明其妙的绕到后台,竟然还有幕布,就躲在幕布后面看着他对着人群歌唱,留着小胡子。对面看台上面有银色很亮的照明灯打过来,非常耀眼,连看台上和底下站着的人都不太看得清,他在舞台上留下很短深色的影子。
忽然之间就心动了。到了演唱会的最后,从后台涌出很多staff,大家围着乐队转圈跳舞,就像是在深夜的迪厅里常作的那样,一圈人顺时针转,一圈人逆时针转,大家在舞台上跑圈,把他们围在中间,底下看的观众都非常兴奋,我们大声唱歌,是一首我会唱的歌,那个什么大家转圈跳舞什么的,就是素3素4一直用来跑花道的那首歌。
我在里圈,然后大家都伸出手去,和乐队诸位一一击掌,轮到堂本刚,他忽然大声问,开心吗?我已经跑的气喘吁吁了,就说,开心!他又说,爽了吗?我说,爽啦!然后他就笑起来,我就跟着笑,一把拉过他跟着那个圈子跑,说来吧来吧,他也特别high,就跟着大家跑,一直握着手,手心湿乎乎的,吉他不停的撞在我身上,暑气很重,夜里的风潮湿温暖。
后来就到了庆功宴,端了香槟和他碰杯庆祝,然后刚公主就说,他们的酒不好,这个时候应该喝烈酒,我说是啊是啊,香槟只应该用来喷。他就高兴了,说要不待会咱们再找地接着喝?
我说恐怕不行,我要回去写又快又好建设社会主义……然后刚公主开始狂笑,说你靠谱不靠谱啊,我说我也没法,靠这是什么破玩意。
后来,刚公主就忽然凑过来,大家都喝了不少,呼吸之间也就酒气,他就说:“嘛~咱们逃走吧?”FUFU的笑,眼睛湿乎乎的,很很深,我忽然想起他在舞台上唱歌的背影,被很亮照明灯照着。就说,好啊。
然后就和他上了一个车,一直开一直开,夜里城市的路上已经没啥人了,就开的很快,路上都是橙色的光,就一直往高速公路上开,一直开到路灯变成银色,大家酒劲都上来又下去了,他就有点开不动了,然后我们就停在一个临时修理区,啥也不说的互相看着,然后就傻笑。
然后按理说,我们应该就把能作都做了。不过我完全不记得细节了,估计是因为不是熟女,所以编造不能。
只是看着哥们的赤裸的后背想,他很柔软,于是一边戳他的手臂,一边觉得哥们像个大宠物,一边亲他的头发。刚公主像是个孩子一样,态度很真诚,有点毫无保留的傻乎乎的劲头,接吻的时候鼻子碰到他胡子,觉得很有趣,也像在亲一只狗。后来俩人就靠在一起点一根烟,你一口我一口的分着抽了,烟上有很明显的男人的气味。
然后我就醒了。

TT……觉得这就是一个骨肉皮兼工作狂的下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 =
文艺女青年的正直啊……
不过我是说突然想起来,堂本51那个 “仕事の鬼”的广告,貌似很适合你:P
去买DARS吧……爆。
【2006/09/04 17:02】 URL | 千山 #-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riltea.blog41.fc2.com/tb.php/20-512c554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