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今天我也来yy^_^
真人同人向大叔p,擅入责任自负^_^

我家小a的实习礼物,请加油^_^
世上的人称之为爱情

一开始不过都是偶然,我偶然发了一张单曲,偶然去上音乐节目,山下偶然在舞台上摔倒,我偶然看到那个羞怯紧张微笑着的男孩子忽然一拳打碎了男洗手间的镜子。
山下的脸映在一地玻璃碎片中,眼神如满城灯火般摇曳不灭,于是我偶然走过去拿手帕扎紧了他手上伤口,偶然对他说:“这么不甘心,下次就好好准备。”
并不喜欢他们事务所的人,虽然大家做的同样都是毒害小青年的一份工作,但他们事务所人人都摆出一副“我就是毒药怎样,不服气咬我啊”的嘴脸,格外让人生厌,比如那些内容一致封面各异的cd版本,或者如空调器般一拖n的连续剧阵容。
但三天之后助理拿给我快递包裹,里面是洗干净的手帕和写了上款的CD。附加的纸条说:福山桑,多谢提点。敬语用的十分正确。
第二个周末晚上我和人有约,于是偶然打了朝日相熟staff的电话,和他开玩笑说没有再损失一面镜子吧,那边就说哪能呢,那个小孩前一天练习了6个小时。我偶然间有点后悔应该推掉约会等在家里看他平安无事的唱完,就在广播里史无前例的播了J家歌。
这就是开始的开始,多么平淡无奇的一回事。

后来作为CD回礼请他吃饭。那天他摆出小鹿班比般纯洁无辜表情,不动声色的吃掉了一整块牛排一盘蘑芝士面三条香蒜面包一个奶油酥皮蛤蜊汤和一份草莓布丁。日后熟悉了我忍不住称赞他好胃口,小孩犹豫了一阵终于开口抱怨:“前辈第一次请我吃饭就顺着菜单一路点下去,我一边想今天一定会吃死在这里一边想不吃完不太好吧……”
我仰天大笑。山下永远会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认真拘泥起来,比如说电话簿里我的名字是工工整整的福山雅治前辈,比如会拉着我去给他的member买巨大花束,我说没有男人希望收到这玩意做生日礼物的,山下笑嘻嘻的说:“可是爷爷说送花比较正式啊,前辈。”
吃完饭出门在餐厅门口遇到了打扮入时有些年纪的OL,看起来应该是已经等了我一会儿,非常紧张客气的问能不能握手或者签一个名,我说好啊于是两样都做了,走开的时候听到熟悉的压抑着的欢呼声。
我答应送山下去学校,路上微微挑衅般的问他说:“嫉妒吗?嫉妒吧?”
他继续扮演他认真好小孩的角色,态度真挚正经:“前辈,我站在你身边,觉得荣幸。”山下从来没有掩饰过对我的好意。像是小孩子看到糖果碟子就忍不住抓上一把一样。
我忍不住把车子违规停在路边一分钟,伸手过去揽一揽他的肩膀,山下溜肩像是女孩子,手搭上去绰绰有余,似乎用力搂下去就可以把他嵌进身体。

山下,你让我想起某次杂志拍摄里遇到的小小的苏格兰折耳猫,蓝灰色透明发亮的眼睛。开始的时候非常胆怯的躲在沙发背后,但是抱它出来一直摸它的头的话,三个小时之后拍摄结束,离开摄影棚的时候,它用尽全力咬住了我的牛仔裤角。
可惜我有洁癖,不能养宠物。
但是我也珍惜那种仿佛温血动物的爱一般的,直接温暖不怕挫折不计后果的感情。
就像你一样,山下。

可惜我的折耳猫是笨的。像是小孩子一样直截了当,在现场直播的连线广播里毫无戒备之心的报出自己的mail地址,幸好导播及时反映屏蔽过去。然后忍不住在耳机里和我笑:“福山桑这孩子真的喜欢你。”

6月底的时候,山下盘膝坐在客厅地毯上拿我古老的PS2打游戏。深灰色的T恤绷得很紧,牛仔裤在膝盖的地方折出好看的线。我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满零食和点心,手持一把小型滚子,慢慢的粘他背上的狗毛。
我过去只是知道有山下智久这么一个名字,一开始认识的时候觉得温和坚定,和现在的小孩有些不同。但后来也看到非常寂寞的地方,怕冷怕输想要很多很多爱,这就又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可是即使如此还是想要好好对待他,虽然也不是特别了解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我惊觉这相处模式十分老套,世上的人称之为爱情。
但山下愤愤捶地:“靠!”愤怒的扔下手柄,不用说也知道是游戏主角又死于非命。顺手拿起杯子大口喝橙汁,我的手指在他头发上转圈。年轻人回过头来愤怒的说:“前辈!这个地图很难走的,要不你自己来试。”那表情简直像一只鼓起嘴巴的章鱼。
章鱼愤愤看我一眼,又重新开始,他打《战国无双》,即使能够保存记录,也要再来整个战役。我说:“打不过去就不能换一场吗?”但是也非常慕游戏里的人生。选错了,失败了,甚或对交易小小不满,都可以重新来过。
“前辈,你不知道吧,我可是传说中的‘开头派大师’,最擅长的就是开头,工作也好,和人相处也好,一开始总没问题。”
“后来呢?”
山下靠在我膝盖上伸个懒腰,手臂很长,反手握住我肩膀,像是做引体向上一样把自己往上拔,整个人重量吊在我身上,结果就是我被带到地上去,躺在地毯上和他对望。
“再往后的事情,就不是我说了算啦。”
好吧,我想我只是隔着轻纱般的时间在拥抱泛黄像片里小少年的自己。那一天我拍拍他的肩膀抓他起来,山下顺手打翻了杯子里的橙汁,我索性卷起地毯扔到外面去,又带着他出去买新的地毯,波斯地毯是繁复的卷草花纹,埃及地毯是白相间的菱形方块。挑中以后山下要抢着付钱哼哼唧唧的说前辈不好意思,我说得了你请我吃饭吧,就恶作剧一般特意挑了极贵的馆子,又要一大瓶酒,晚餐的时候有乐队佐餐,还点了《夏日最后的玫瑰》。晃着酒杯向开头派大师致意。
山下终于低下头伏在双臂之间笑起来:“前辈,我觉得……你有时候,还挺烦人。”
我大笑,彼时夏日尚且漫长,我想起很多年前独自在埃及旅行的时候,身后一直有青年游客男女高声吵架,为买蓝色还是白色羊毛挂毯。直到我们抵达吉萨高地,阳光耀眼宛如流水,热气蒸腾,远处景物一概扭曲。胡夫金字塔、卡法拉金字塔和门卡乌拉金字塔迤逦而去宛如荒原上的神坻。
一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告诉山下,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看他每天口水日记,所以才会拉着他跑东跑西,我也没有告诉山下,千万人之中,有个好的开头,其实也很了不起。

后来夏天想在夜里飙车的时候常常给他打电话。
我还没有伟大到牺牲睡眠取悦小孩的地步,飙车不过是个人爱好而已。
少年时候摇滚一族听到窗外摩托车响就该知道飞驰而过的是怎样型号,那时候最好的比赛还不叫GP世界杯而叫世界锦标赛。后来塞纳第一次来铃鹿,买了便宜的草地票,心满意足听到减档砰砰响如炮声。
山下屡叫屡到,永远在车内安静不语如星光与墨蓝色天空之下的遗迹之城,我故意拐急弯或者内侧超车,冲到道路尽头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板起面孔说话:“前辈这样我也会晕车的,我一晕车可就要饿了。”
死小孩。
于是日本男性idol界划时代的灿烂星辰们只好在24小时的汽车麦当劳买一大堆垃圾快餐,热气腾腾的油炸食品总让人有种幸福悬挂在苹果树梢触手可及的感觉。山下说:“前辈你要记住哟,0409就是幸福就要来了。”一边咬一大口汉堡。
运气好的时候也在高速公路加油站旁边的便利店里买到热的关东煮。大家争抢煮的很烂的萝卜或者笋,夏日夜里虫鸣不绝,头顶上银河熠熠生辉。
回程的时候曾经让山下开过一次车。没想到他一脚就把油门踩到底,两边的树木路灯都化作竖线一掠而过,山下一瞬间轻笑:“我们唱一首歌吧,前辈。”语气平和柔软,忽然放开握着方向盘的右手,用力抵在我的手臂上,年轻人纤细明显的骨节硌得我一阵疼。他旋即收手,眼神继续专注平稳直视前方。
那一刻我想起很多年前载着高中时代女友在海边公路上飚车时候那个满天星辰的夜晚。潮水漆的涌上来,她紧紧的抱住我的腰,仿佛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两人之间有某种东西藤条一般生长起来的那种夜晚。
于是我冲口而出山下那首毒害小姑娘的卑劣solo情歌,他错愕五秒钟,接着就跟着我一起唱出来,没有伴奏的男声齐唱怎么会好听,我们又里面添油加醋了无数笑声。兴高采烈打开车窗,奔涌而入的夜风吹得我与山下的头发都啪嗒啪嗒的拍在脸上。
月亮已经落下去了,东方天际渐渐发白。这样的限定组合只有一夜生命,但此刻时光如一地碎钻,拣不起也不可惜。
后来我问山下:“你平时也这么开车?”
他如温血小动物般柔软的凝视着我,却拿出似是而非答案:“前辈,其实我喜欢做到极限,我要得多,因为我给得起。”

于是一起做过很多事情。在电视台相遇的时候躲在楼道里抽烟,我抽万宝路他抽七星,两者都是形式大于内容的香烟,但大家姿势都很难看,抽烟不过是图一刻清醒与一点点暖。我借老派民谣Bruce Springsteen的CD给他听,他回赠Jame Blunt,说前辈你猜我听哪首歌听哭过。我揉他头发把一叠吉他谱摔在他腿上:“有这闲功夫不如好好做做功课,总不能到了二十五岁还把吉他当作装饰品。”
山下发短信给我,附加很多照片。
蔚蓝天空像是透明水果糖纸。
手指里侧贴上的“FF”字母。(我嘲笑他想调情也不用重复两次嘛,我FUKUYAMA真是倍感荣幸啊,小孩一个小时后回了短信,认真靠谱的解释“Fever Future啊,前辈”)
在飞机上看到巨大海浪一线涌起。
体育馆旁边的五叶三叶草。
招贴版上我的头像旁边,福冈方言写成的搞笑广告词。
山下回来东京之后,带他去买了很大的绿色植物盆栽做了礼物,山下在人群中抱着花盆跌跌撞撞的走,也像是什么小动物一样总是懵懵懂懂的跟在人身后,无比信任柔软,不小心就会踩到它的尾巴和爪子。
他忽然说:“前辈你可以收养这个小生命吗?”表情非常安定纯洁。
“啊?”
“给我养一定会死的。不如你收养它,然后我经常去参观,不是更好嘛?”
“那我养也会死的啊。”
后来我们偷偷在巴西木上挂上了“请笑纳”的牌子,把它丢在某间小医院的门口。巴西木有助于净化空气,想来还算是礼物不是添乱。
山下继续为所欲为,说:“前辈我做了整天体力工作,总要有点报酬才行。”
我捏捏他耳朵,在便利店里买来冰冷的啤酒,和他一起坐在医院的小停车场边远远的看着粉红色制服的小护士招呼白色制服的医生出来把一丛绿色搬进去。
时光真美好,按部就班过去,毫不疯狂。
我渐渐不敢想到未来,也知道那一天总会到来。过河越界,心念流转也不过是瞬息之间。但我们都是笔直坚硬的男子。

那一天也是夏日,也是山下开车。
我带他到相熟朋友的新品发布会上去,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教给他些事情。他们事务所很奇怪,一方面像是中世纪修道院一般不许他们做这做那,一方面又完全不告诉他们应对世界的简单规矩,我真没想到山下到了21岁,尚且不知道在不熟的酒吧里点一杯GIN TONIC总不会有大错,或者可以请哪些姑娘跳舞,和另外一些只要在一起抽一支烟。
午宴的时候有好年份的新世界红酒,我旋转杯子给山下看荡漾起来的金红色圆圈。
但是山下滴酒不沾,只喝柠檬水。他微微低下头说:“我喝酒上脸的,大白天这么多人看我面红耳赤,多不好意思。”声音渐渐细弱,咬一咬下唇,看看我又笑了,如细叶委地般无声无息。
我忍不住伸手捏他光滑面孔,那么小一张脸,在枝型吊灯下晶莹生辉。他自己也半得意的耀说,曾经拍dorama里有组镜头是女主角扇他耳光。“练习了好几次……老被错手打到鼻子。”
我说:“你很得意嘛这位山下同学。”
他竟然捉住我的手指在脸上蹭两下,眯起眼睛:“过奖过奖,天生如此。”
于是午后忽然变得非常静。手指残留的触感渐渐灼热蔓延至心。
我知道自己喝多了,于是让山下开车。
但车里也极安静。蝉鸣与市声都如清晨雾气般忽然消逝殆尽,只有午后阳光肆无忌惮照射进来,山下穿白色正装衬衫镶嵌贝壳钮扣,似乎有些热了,顺手解开一颗扣子。我问他为什么不开空调。
“你喝了酒嘛,吹凉风小心感冒,前辈。”
路上遇到交通管制,一连十几分钟都是红灯。我身边渐渐充满年轻男子温暖干净的气息。我只能听到自己隆隆心跳声,宛如填海造田的某种大型机械,一个小时接一个小时尽情轰鸣。
勉强伸手出去打开收音机,正好是音乐节目,正好是老歌,tomorrow never knows,身后车辆频繁的按着喇叭,街道上也有行人讲话,商店店面亦有宣传歌曲播放,但一切都与时间无关,也与我们两人无关。
tomorrow never knows,我浑然忘记金色过往或者将来。而这车内极静,我不得不开口:“山下,你……”
山下眼睛如花火般一亮,忽然打开车门扬长而去。我眼看他穿礼服一跃而过马路栅栏,轻捷如年青的豹子,又挤在人群里快步走,面孔在阳光下水彩般鲜明,连时光无法溶解这美丽样子。即使是午后醺然,我也知道他背后有看不到的翅膀,未来光辉灿烂,脚下大道宽阔平坦。
全身酸软无力,心跳声消失无迹。我忽然暗暗心惊胆战,差点一瞬间破了多年修行。
“前辈,你要哪一只,蓝莓还是坚果巧克力?”山下举着两只巨大甜筒跑回来,乖宝宝般率先系好安全带。
“你就这么跑出去也不怕被警察捉住。”我呼出一口气,正过身体,顺手接过巧克力的那支。
手指微微颤动,刚才真是好险。
“那有什么,反正是红灯嘛,再说这家店顶好吃。”他埋头苦吃,略长的前发微微抖动,再抬起头来嘴唇周围都是牛奶和果酱印子,笑容粲然。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只得二十岁,山下也只是普通大学生,大家拼命攒钱打工买二手车,暑假只够钱带心仪女孩子去热海做三日两夜温泉行。如果面前有那么多未来,也许一切都有可能。
可是现在我只能说:“山下,好孩子要遵守交通规则。”
他听了就仰头靠在车子座椅后背上,侧过头来看我,忽然说:“好孩子可不可以要一个吻?”绑着安全带,手里还举着吃到一半的圆筒。
我笑起来,幸好他什么都不知道。就伸手戳他胸口,年轻人刚刚变身肌肉男,颇有些资本。
“不要随便乱亲,小心把公主的魔法破解了,亲成青蛙。”
“福山桑……”不是前辈了吗?
“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说,好孩子可不可以要一个吻?”山下盯紧我看,车内忽然又极静。我盯着他手里圆筒渐渐融化如眼泪,坏孩子毫不犹豫的打开车窗随手丢了垃圾,手上沾了冰淇淋汁水,他竟然就直视我,一边舔一下手指。
我沉默不语。直到漫长车龙缓缓移动,不知不觉前方路口已经转成绿灯。
我说,山下,我给不起。
山下发动了车子,迎着阳光一路开回去,脸上笑容渐渐凝固,我似乎看到他眼睛里有些阳光反射出来。我伸手在他面上一拭,只有一滴眼泪,就没有了。水滴顺着我的手指蜿蜒而下。忽然想起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为我掉过眼泪,我自己也没有眼泪。
他勉强笑起来:“别碰我,手指粘死了。”

如果我没有喝酒,山下没有去买冰淇淋,又或者不是那支tomorrow never knows,也许一切又会不同。

只是山下。
我想,即使再怎么下定了决心努力生活下去,将来也会有非常后悔的时候吧。
即使说了“我们在一起”,也会有说“对不起”的时候,即使说了“我爱你”,也一定有无法一起渡过的新年假期。即使早上起来第一个看到的都是彼此的脸,还是不能光明正大一起去夏威夷。
也许也能若无其事的继续走下去,但将来也一定有些时候会想,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不知道人生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们都是弱不禁风、贪婪自私、想要幸福的普普通通的人类。
只是这样而已。
山下,tomorrow never knows,
但我希望你的人生,毫无遗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沙发
【2006/12/16 23:41】 URL | echo #- [ 編集]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2006/12/16 23:42】 | # [ 編集]


这是一场到来的无声无息的爱情。

有魅力的大叔和乖巧LOTAI的爱情故事啊,这样调笑着。

虽然相识的回忆在山下小猫这里可能并不那么愉快,破碎的镜子和参差的伤口毕竟让人意识到这个小青年不是象平常看起来那么温和坚定(可惜不是真的,我倒是希望小山下真能如小茶花写的那样,偶尔也能让自己任性),练习6小时这样的要强,也让大叔发现,这个小青年,和自己的想法,有着出入。

这样的开始,稀疏平常的很,如果没有后面的发展。

知情达礼的小青年送了CD作为谢礼,演艺界的大前辈则以请客吃饭回报,差点撑死餐厅的拘泥后辈乖巧的TX大叔。大叔停下车的轻轻一揽肩,一望无边的荒原上,一株风铃草破土而出。

我珍惜那种仿佛温血动物的爱一般的,直接温暖不怕挫折不计后果的感情。

大叔如是说。

大叔笑着接近山下小猫,发现这只小猫在直播广播里毫无掩饰地爆自己的mail,玩电玩输了会大声说"靠",喜欢阳光喜欢温暖,和其他的小猫似乎差不多,但又有哪里是不同的,大叔这么想着的时候,才觉得事情不妙--世人称之为爱情的感情,在他和小猫中蔓藤了。

真的是很不妙。

因为大叔不是普通的大叔,他是顶有人气的大叔,他那似乎和普通小猫没两样的山下小猫,是当红IDOL。

一起买地毯一起吃饭一起在夜里飙车吃垃圾食品这种小事,便也变的不平凡。

这样的爱情要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大叔知道越界不过瞬间,他克制着却又抵制不了果实的甜美。如果没有小山下的icecream,小山下或许能如愿讨要到一个乖孩子的kiss。

可惜没有如果,小山下依然是乖巧的后辈,大叔依然是值的尊敬的前辈,他们的人生,将沿着已有的轨迹,向前一刻不停的运行。

荒原上孤零零的风铃草,风吹过时,发出的清响,无人知晓。

==================

走之前捏把酥软的胸,噗
【2006/12/16 23:42】 URL | roentgen #- [ 編集]

做你的折耳猫也没问题哦^ ^
正式来再道谢一下,满满的爱感受到了哦i-189^ ^

我说过想要的,面对着大叔会眨着kirakira的眼睛仰望,拘谨别扭,最后还是忍不住撒娇的山下,以及应对一切游刃有余,作为年上者想要引导这样的山下的大叔都如愿以偿被很好的表现出来了。
然而如果是这样的两个人的话,如此的发展好像也是不可避免的事。

那个孩子是背后有翅膀的人,怎么可以不被吸引,怎么可以被吸引。

非常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可以得到什么,因此应该放弃什么,会做出对所有人来说都正确安全的选择,然后与做出这样选择的自己也可以轻易自我和解,这大概就是大叔们的厉害之处。。也是无可奈何之处。
如果他们都只得二十一岁。

坐在电视前愤怒冲关的山下,目光坚定将油门一踩到底的山下,在人群中快速穿梭的山下,还可以为了谁留下一滴眼泪的山下,从身体到心,都温暖闪光。
想尽全力来换回他能够多保留一点那样纯粹的自己,如同看到自身曾经透彻易碎的部分在他身上得到延续。想要他的人生毫无遗憾,然而还是会有这样不得不伤害的时候。

对已被生活磨损使用过的大叔来说,这如温血动物一般的爱,已经美好得只剩下了悲伤了吧。



谢谢你久违的同人,继续期待京都篇^ ^ 已经听到了就没有办法当作我不知道哦,我就是M气我怕谁~~~~

【2006/12/17 16:20】 URL | Aldicia #- [ 編集]


想来想去,还是跑来把自己所想都写出来,自己坦荡,也对得起你身为叉烧的难熬年关。^_^

第一次看的时候,是深夜,还不是这样的形状,成型的故事,只是没有连贯情节的干净叙述。当时的感受,只有一个,你在不停地对他说话,对他的印象、对他的期望,如潮水般涌过来,充斥我的脑海。所以当时没有更多的评论,只是告诉了你这样的感受。心里有很暖的东西漫出来,却又有些疼。

第二天再次看,告诉你喜欢文字的感觉,叙述性的语气,平实而不做作,告诉你很喜欢那些关于他的小细节,他的傻、他的笑,生动而鲜活。就象后来和你说的那样,没有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写不出这样的细节,即使是有着完美的爱情情节,也会是无法打动人的滥俗纯爱剧。形式只是表象。无论茶小花你是否自知,至少在我眼里,真正打动我的还是那些字里行间的喜欢的心情,而让我有些心疼的是山小下这个人本身,与大叔无关,也与描画出来的爱情故事无关。

然后变成故事。有了丰满的情节,冲淡了最初那种兀自说话的感觉,可读性提高了。记得一开始就和你说,觉得会是个有点苦涩的故事。不是不爱,而是不能明白地爱。不是不珍惜,只是清楚地知道没有未来。人至中年,心境不同,如何能给得起那样极至的东西。不跨过界限是明智的,主观是自己的抉择,客观也于对方有利。纯粹而不顾其他的感情,直接温暖不怕挫折不计后果的感情,只予少年。可即使是片刻温暖,也是让人受用的经历。

然而,说我悲观也好现实也罢,毫无遗憾的人生,终不可得。因为生活本来无可预料。况且,他已经历过一些别人或者一辈子也不会经历的事情。只是希望,可以有那么一个人,在他的身边陪伴,不计得失,好好爱他、疼他。让他不寂寞。这样的话,即使是2人手牵着手去便利店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的画面,也可以是浪漫而温暖的。最简单的幸福。

你说想看到更大气的他,我也希望,可是淡定自若、安然平和是需要时间和经历的。所以希望他能去游历,脱离现在的小圈子去见更多的人,看更大的世界。可是后来转念一想,若是
只抱着自己的意念去周游,始终执念是自己的心情,终究是没有办法达到那样的状态的。人生,除了经历,亦需要良师益友。

虽然会有这样那样的担心,但他也一直不是个让人忧虑过多的家伙。无法帮他办到的,就让时间来成就好了。
【2006/12/18 21:54】 URL | Hokuto #- [ 編集]


很喜欢这篇文的结局。
与其让一份感情在现实面前挣扎跌撞、慢慢消磨,我更愿意看到它以遗憾收场。
虽然如果能够坚持下去,未尝不是一种美好。
可是大部分的人,到了中间就开始后悔。
有一些东西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这文里的山下也好,福山也好,他们都还会再遇到其他的人,美丽的可爱的合适的人,从此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想起那个人,想,如果当初不顾一切在一起了,现在会是怎样?
甜蜜的迷惘。
应该会很幸福吧。现在也很幸福。虽然应该是不一样的,可是其实却也没有什么区别。
【2006/12/19 01:38】 URL | gaolou #- [ 編集]


挖咔咔~~~~终于找到了这里~~~

茶花jj好~~~~

俺在这里留爪啦~~~~~

最近被xxx追杀中的某可怜的站在宇宙屋脊的PO
【2007/01/16 03:30】 URL | 小天 #-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riltea.blog41.fc2.com/tb.php/28-e50a8bf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