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个到可以大方一点
反正是童话嘛,童话总是粮食的X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抄写星上有怪兽

不知道多么普通的宇宙的深处,有一颗奇怪的星球。

在那颗星球上,大部分有教养的人都在靠一件事情吃饭,就是把一本书抄写到另外一本空白的书上去。抄写要用花体字,就像是春天那些刚刚生长出来的卷曲的植物藤蔓一样。
没有人知道自己抄写的是什么,会不会是让小星星沿着彩虹玩滑雪的咒语?或者是白雪王后牌神奇鞋带上一个年份的销售数据?你听说过那种鞋带吗?把它绑在即将远行的爱人的鞋子上,在每一个寒冷的冬雨的夜里,他就会做一个甜蜜的梦,在那个梦里,他可以得到一个思念了非常久的吻。
但是在抄写星上,大家对这样的话题并不感兴趣。他们只是想把这个工作做好而已。在每一颗星星上,都有一种顶流行的生活方法,就像新娘的礼服裙子一直流行白色一样。在抄写星上,这种方法就是靠写字赚一些金币和银币,攒一攒就可以买手机或者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就可以爬上网路看整页的flash广告:“人气新书!!《如何省钱也能让字迹更美丽》,好评发售中!”
不过也不是每个家里的小孩都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比如说这个人,嗯,当然他已经不能算是小孩子了,认识他的人都管他叫作怪兽。

怪兽长的和别人不太一样,它是那么的,又很大一只,粗硬的毛从头顶上一直披散下来,连眼睛都挡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在抄写星上,大家都会觉得只有小小的白白的东西才是漂亮的,才是好的。你看这多奇怪,清早从栅栏上一跃而过的猫咪,或者路边盛开的金盏花,你也会觉得只有小小的白白的才是漂亮的吗?
也许只有一模一样的东西才会在抄写星上流行起来吧。
怪兽过的不算快乐。这并不仅仅因为他的长相。虽然因为这个,他去买面包圈的时候花一样的铜板只能买到比较小的那个,人人都喜欢的焦糖香草口味,老板娘总是留给红色长卷发的长腿姑娘而不肯卖给他。
怪兽的真正问题,从非常小的时候开始,在小朋友们都一笔一画写字的时候,他老忍不住要画画。他在课本边上画过白胡子老师鼻子上架着的眼镜,也在作业本上画过庆典里面沿着石头街道开过来的花车,在那样的花车上面上演着永远的童话故事结尾:王子和公主从此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从来不为谁去交水电煤气单子吵架。
这下可就麻烦了。怪兽经常在课上到一半的时候被飞过来的半截粉笔打中鼻子,白胡子的老先生用教鞭噼噼啪啪的敲他的桌子:“画画!画画!画画有什么用?画画能让你的字写的更漂亮,抄写出来的东西值更多钱吗?”小小的怪兽经常顶着一只草莓一样的鼻子——无论谁在毫无准备的时候被打那么一下子都是很痛的——垂头丧气的回家去,他的父母总是戴着厚厚的眼镜小心翼翼的抄写古代花体字,怪兽很想把它的鼻子藏起来,不过多半会失败。
怪兽的父母把眼镜拿下来,长长的叹一口气,然后继续工作下去。他们不太会责骂他,他们只是不理会他。

你要相信我,不管任何一个星球,任何一个国家,再顽皮或者吵闹的小孩,父母温柔的放在他们头顶的手掌都比一颗美味糖果的奖励好一千倍。对于我们的怪兽当然也是这样。
所以他也想好好的抄写一本书,至少能完成老师布置下来的功课,不用顶着草莓鼻子。这样变成普通的大人,就可以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抄那些漂亮的字母,然后在森林的边缘盖一座小小的普通的房子,和人结婚生普通的小孩,教他们握笔,长大一点就让他们蘸着金色墨水在羊皮纸上写下书目标题。他还记得,隔壁家姐姐出嫁的时候,大家都一边笑一边流眼泪,那个表情又柔软又暖和,连天边的阴云都跟着跳起舞来了。
怪兽也想要暖和一点,怎么样都可以。
可是他没有办法停住手里的笔,在羽毛笔接触到任何纸张的时候,都会好像自己有意识一样的开始画画。他渐渐无师自通的学会画各种各样的东西,也接到好多个邀请。在很多个不敢回家的夜晚,怪兽会坐在城市中心最古老的广场从左数第三根路灯下面画画,或者你在火车站的留言板上写下ASKA这样四个字母,就可以在第二天清晨河堤那边的草坪上找到他。

铃兰大臣摆动着自己小小的深绿色的叶片,请怪兽为铃兰公主进入社交界的舞会画一副像:“你一定要记得把花心画成蓝色,那是铃兰最高贵的皇室血统的标记。”因为国王和王后有很多很多小孩,所以铃兰大臣每年春天都会来找他。
可惜这些邀请都变不成金币和银币,铃兰王国的谢礼也只不过是让怪兽的亚麻衬衫一年到头充满铃兰清爽的香气而已。同样找怪兽帮忙的曲奇饼国王就大方多了,皇家卫队一整队曲奇跑来请怪兽拿巧克力为陛下画出新的壁纸花样,然后卫队长就眼睛一闭向前跨出一大步:“陛下吩咐说,我们整个卫队都是送给您的报酬!不过,作为大家的表率,请您先从我吃起!”
怪兽伸出两个指头把卫队长(他是一块烤的恰到好处的椰片奶油曲奇)拎起来,作势放在嘴边。皇家卫队的士兵们乱了阵容:“还是请您从我吃起吧!”“从我吃起!”“从我吃起!”怪兽放下卫队长,轻轻地把他推回队伍里去:“好啦好啦,我现在一点也不饿,替我谢谢你们的陛下,下次再说吧。”
又又大只的怪兽,实在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啊。

所以他老是希望人人都能高兴,好像那样子的话自己也就可以跟着高兴了一样。不能画画也不要紧啊,他曾经1000次的和自己说过,如果不能克制住想要画画的感觉,那么,就不要拿笔好了。在抄写星上,也有不拿笔的工作机会,就像是企鹅或者鸵鸟这样不会飞的鸟也要有办法活下去一样,比如说有些人制造各种颜色鲜艳的墨水,简直就像是把彩虹拧干了挤出来的一样,也有些人裁剪小羊皮做成书籍的封面。
怪兽就跑去读这样的学校。
可是。
搅拌蓝色墨水的时候,因为从写公文到写情书都可以用它,所以蓝色墨水总是最多的。怪兽会忍不住拿木棒在地砖上画出鸢尾花色的大海,上面翻滚着花瓣一样的波浪,燕子妈妈看到了就对宝宝说:“快看!快看!那就是美丽的南方,我和你父亲就是在那里认识的,那时候他邀请我跳舞的手势有点笨,不过燕尾服上的花纹真是精致极了!”
甚至还有瞎眼的老婆婆来找怪兽。“听说你会画很好的画,那你能帮我画一张我的丈夫吗。在我们结婚的第二天,他出海去寻找塞壬的珍珠,这一晃都五十年啦。”怪兽说好啊,请您和我说说他的样子吧。老婆婆胡桃一样皱缩的脸上忽然涌起少女般的红晕,“典礼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他,隔着面纱一直没看清,后来的晚上,又实在太美好啦……”
怪兽笑起来,他和老婆婆说:“没问题,我上课的时候会做出很多多余的墨水,让我用它们在您家的外墙上画一副您丈夫的肖像吧。”
很多天之后,怪兽又去看老婆婆,老婆婆颤巍巍的把手上的绿松石戒指递给怪兽。“实在太感激你了,最近总有人进来和我说,您丈夫太帅了,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哪?其中有一个特别年轻美丽的声音,像是银子流淌在月光底下一样。这个戒指送给你,将来等你有了喜欢的人,就可以把它送给她作为一个小小的礼物,这个戒指的意思就是‘我选择了你,我不后悔’。”
这一次怪兽没有拒绝这个礼物,因为他也希望能够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以他把戒指穿过细细的银链子戴在自己的脖子上,走出老婆婆家的房门,因为天已经了又没有灯,他一头撞在门框上。月光照在老婆婆家的外墙上,那上面没有什么年轻人的肖像,只有一行非常漂亮的花体字:“这屋子里有个寂寞的老婆婆,她已经独自生活五十年了,请走进去和她谈谈她英俊丈夫的事情吧。”
这行字证明,其实怪兽也不是不能写出好看的字来的,而且也很聪明,他不是不明白大多数人为什么要以抄写为生,但他就是没办法和他们一样,虽然在哪里的肉包最好吃或者哪个牌子的帽子最好看上,他和他们的想法也许是一样的。

只是天天忙着这样事情的怪兽,又怎么能做出标准的墨水?他只好又顶着一个草莓一样的鼻子,来到了新的学校,这一次他要学习制作书籍封面,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和他一起学抄写的朋友们早就开始以抄写为生了,然后盖小房子,就是怪兽想要的生活。在非常晴朗的春天的傍晚,他们中的一些人会让小孩子骑在自己的肩膀上,耀武扬威的从怪兽家门口走过去。他们真的不是有意这么做的,只是在怪兽家的旁边就有一个很大的棉花糖摊子,草莓口味的棉花糖像是粉红色的云一样,能为自己的小孩子摘下天边的云朵,那真是每个父亲都乐意尝试的事情啊,即使是怪兽小时候,也被这样高高的举起来过啊。
怪兽的爸爸妈妈摘下厚厚的眼镜叹一口气,擦擦眼镜,继续趴在桌子上抄写,他们知道怪兽换了新的学校,但是什么也没说。在这个家里,大家渐渐都习惯了沉默,就像是连最小的那只美人鱼也会习惯爱或者恨一样。改变也许会变成泡沫,当然不如一直凝视这就好那么省心省力。


后来怪兽终于等到自己的毕业考试。因为拿羊皮做书籍封面是这个星球上非常重要的工作,所以考试是统一举行的,如果通不过,就要再等一年。当然怪兽不害怕,对他来说,这种考试题目并不算难。那一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发现床上放了新的衬衫和裤子,色的裤子还被小心的熨烫出笔直的裤线。桌上也难得的摆好了早餐,在他出门的时候,恍惚看到父亲从楼梯上下来,看着他的方向模糊的微笑了一下,虽然他还是不和他讲话。
你看这样多好。
就这样,就好了吧。
怪兽满意地拍了拍自己随身带的书包,他已经开始习惯没有笔和纸在身上,有刀子和剪子也不错啊。是另外的人生,可不是有人这么说嘛,只要耐心的过下去,总能在生活里面找到乐趣的。他想他可以在给书籍封面的锁边的时候打一个蝴蝶形状的结,或者想像羊皮上的斑点是一个香喷喷的松饼。时间是最好的老师,总能学会的,虽然它的学生到了最后都死了。
怪兽想一想,有点难过,于是紧加快了脚步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有只枯瘦的手伸出来拉住了他的衣角。看手指就知道这个人已经非常非常老了,就像是那种一连很多年被燕子做过巢的树枝那样。
是一个年老的巫婆。就像所有的老巫婆,她的头发像是愤怒的海带,带着巨大的色的兜帽,长一个长长的鹰钩鼻子,鼻头几乎要碰到嘴唇。
她对怪兽说:“我找了你很久,走了很远的路,在火车站前的留言板上用完了一整盒粉笔,为什么你没有出现在河堤旁的草坪呢?”
怪兽没有说他学了很久的书籍封面制作今天就要去考试,也没说对他画画只是爱好就没必要花费那么大的力气啦。他只是沉默的笑了一下。
老巫婆又说:“我看到了曲奇国王的壁纸花纹,那个糖霜小姐和葡萄干先生的舞姿太优美了,我想请你帮我装饰一下我的糖果屋。就在那边的森林里,你知道那三棵巨大的松树吧?就在它们以北七十个七步远的地方。”怪兽当然知道,他曾经帮松鼠小哥设计了求婚用的花束卡片,在它和松鼠小姐结婚之后,每年都送给他一大口袋大松树上的松子。
“那我明天帮你弄好不好?”
“今天不行吗?”老巫婆的眼眶中忽然涌出了晶莹的泪水,就像是干涸了很久的泉眼冒出清水一样。你知道吗,每年睡眠之神会到最高的雪山顶上去听他那些梦女神姐姐们所收集的最绝望的梦境,大部分是有关怎么样才能得到恋爱之树的果实或者如何好好的变成一个大人。在听到这些故事之后,这个多愁善感的年轻的神总会忍不住哭了,于是地上就会有些枯死的泉水再次复活。
“我的孙子今天傍晚的时候,会带着他的新娘从森林里穿过,他从遥远的东方王国,在龙和烈火之间迎娶了她,现在他们要回来过新的生活。我做了很好的奶油蘑汤想请两个年轻人喝一下。可是你知道我的房子,那种巫婆的糖果屋,我想没有谁敢随便进来。”
怪兽想起来了,他曾经在某个小摊子的主人那里听说过她的故事,她曾经是附近小王国的王妃,后来国王爱上了眼睛清像是矢车菊花瓣的年轻女孩子,在漫天星光的夜里他们给她做了烧红的铁鞋子逼她穿上,所以她失去她的孩子住在遥远的森林里。
“好吧。”怪兽摸了摸书包里的刀子和剪子,“我跟您去吧,可是作为报酬,我也想尝一尝您的奶油蘑汤哟。”
怪兽没有等到王子和东方国家的公主。他按照进度及时结束了工作,还来得及和松鼠夫妇和它们的一大群宝宝打了个招呼(小孩子有些时候实在是可怕的生物,它们毫不客气在他的帽子上啃出一个圆圆的洞,然后互相指着得意的大笑)。怪兽很满意自己的工作,这一整天他都很愉快,完全没有想到考试的事情。奶油蘑汤也好喝极啦。
直到他走回家。在家门口,雪白的猫头鹰斜眼看了他一下,拍拍翅膀飞走了。
他知道那是考试委员会派来的使者,它应该会丢下一封浅蓝色红边的信封,里面附有一封印刷好的“今年迟到,明年请早”的信。真不知道谁把这玩意设计的这么丑。怪兽拿着信封哭笑不得的想。
然后他就看着他的衣服,书籍,羽毛笔和墨水瓶被一样一样的扔出来了。像是慢动作一样,它们非常安静的从门里飞出来,好像教养很好的女孩子跳华尔兹一样转个圈子。然后就掉在地上,“扑”地一下激起一小片尘土。
他其实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的。他答应老巫婆的要求的时候,就知道有这样的结果的,但是又又大只的怪兽实在不是个会拒绝别人的人,何况老巫婆和他说:“我不会和他们相认的,就是作为一个普通的老巫师请他们休息一下,作为一个外人。”
而且,他是真的喜欢画画,
怪兽看到父亲的时候还是说不出话,这一次他的父亲终于决定不再沉默的对他,他又失望又无奈的站在台阶上威严地俯视着自己唯一的儿子,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就是不明白那个对的生活方式,就是没法抄出一整部花体字的书来:“你还想怎么样呢?”
怪兽深深的低下头去。身边散落着他的衣服、书籍、羽毛笔和墨水瓶。夕阳金黄的颜色非常温暖。他想起他曾经做过很多次的梦这回终于变成现实:在梦里他永远身处一片冰冷的暗绿色的薄雾,脚下是没有尽头的流沙,穿着色丧服的人们抬着巨大的棺椁在他面前飘过,手里的烛火摇摇欲坠,他一直往下陷落。在厚厚的云层之上,一个声音轻轻的叹息了一下,“你还想怎么样呢?”
他们是他最想取悦的人,可他们终于放弃了他。

怪兽听到身后非常大的“扑通”声。
他回过头看。街中心有个比他年轻得多的男孩子狼狈的站起来,伸手去扶正帽子上的羽毛。即使以抄写星人那干瘪单调的审美观念看来,这也实在是一个可以毫不费力就拿到香草奶油口味面包圈的男孩子,他的眼睛像是夏天深蓝色丝绒天空上的星星宝石,手指像个真正的王子那么洁白修长。他穿着又柔软又暖和的旅行服和长斗篷,看着怪兽微笑了一下。
在陌生男孩子的身后,趴着一条巨大的鲸鱼,鲸鱼堵塞住了整条街道,百无聊赖的用它的尾巴在别人家的屋顶上扫来扫去。
男孩子走到怪兽身边,如果不算帽子上的羽毛,他要比怪兽稍微矮一点点。
“先生。你参观过铃兰王国的博物馆吗?在长廊里,天花板和地面都铺上最珍贵的水晶镜子,墙壁上挂满了公主们的画像,铃兰国王和王后经常微笑着在长廊里散步,他们说‘看到这些画像,就想起她们小时候坐在我们膝盖上,小小的身体热乎乎的’。”
“先生,你知道松鼠姑娘为什么答应求婚吗?有人在她收到的花束卡片上画了非常美好的未来,在广大的草坪上铺着粉红色和白色相间花纹的台布,上面摆满坚果和葡萄酒,那些胖胖的小松鼠,一看就是他和她的孩子,所以她就笑起来了。”
“先生,你记得那些画在灯塔旁边的异国风光吗?锡兵和海燕以它为布景,一等到天边的晚霞消失就开始开它们盛大的舞会,先生,那些闪电和雷声就是他们的伴奏音乐,难道您从来没有听到过吗?”
怪兽轻轻地拉年轻男孩子的袖子,希望他不要再说下去了。当一个人不和别人说话的时间太久,其实他也就慢慢忘记听别人讲话的方法了。
那孩子的脸因为激动而显得红扑扑的,他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怪兽一眼。
怪兽的父亲“砰”的一声关上了家门。
“喂!”陌生男孩几乎要扑上去敲门,怪兽一把拉住他。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男孩子转过身来,“请你不要难过了,你看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他伸出手来温柔地擦掉了怪兽的眼泪,怪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句话就开始哭了。
男孩子蹲下身去捡怪兽被扔出来的东西,先叠他的衣服,然后又把一本一本的书摞在一起。一边收拾一边和怪兽说话。
“一直以来我都在到处旅行,在旅行里面也画一些画。不过和你不一样的是,我只画一样东西,那就是人们真正的笑脸。你知道那种笑脸吧,就像是战争结束的消息传来之后,陌生人之间的大力拥抱;长久旅行的人在异国喝到家乡口味的红菜汤;或者故意让小孩子握住它一只前爪的猫咪……”
怪兽默默的点头。男孩子从包里掏出一大叠薄薄的纸片,塞给怪兽看,那些画上的人和动物都是活生生的,他们看到怪兽就开始朝他微笑着挥手。啊,这画画的真不错,怪兽忍不住在心里想。
“后来我遇到了秋天里背着行李急匆匆去海边渡假的西风,它对我提起了你。”
怪兽忽然觉得,好像有颗小小的种子掉进了他的心里,在那里它找到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一直努力的生根,抽芽,用力的长大着。
“是的,所以我就到这里来,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一直跟随着你的脚步。在你的画流传过的地方,我收集到了一些最好的笑脸。他们也像我讲述了你的故事。”男孩子从他的画中抽出几张,曲奇王国皇家卫队的士兵们看到了怪兽,就开始你挤我我挤你的在画上尽量找一个明显的位置,卫队长把一个非要挤到前面来不可的小兵踹回去,开始一边吹口哨一边大声打招呼:“日安!日安!”画里正在吃烤小鱼干的瞎眼老婆婆迟疑地抬起头来,朝怪兽晃了晃无名指。
“你还记得这些笑脸吧。他们都想要和你说谢谢呀。”男孩子的声音让怪兽忽然想起了那个曾经有人和他说过的比喻,“就像银子流淌在月光底下。”
“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哭呢。”男孩子把怪兽的书抱在胸前,这么说的时候,他自己倒哭起来了,晶莹剔透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书皮上,印出一些深色的圆点。
这眼泪真是一份让怪兽措手不及的礼物,他搓着手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为了他哭泣着的漂亮男孩子。在很多个寒冷的冬天的夜里,他只能抱着自己的肩膀孤独的坐在床上等着天亮,那时候对着明亮的星星他曾经向神祈祷说能有一个人凭空出现给他一个拥抱,他本来以为神是很忙的,就像打热线电话一样十之八九都是忙音。但全知全能的神真的什么都能听见。
小小的种子抽出枝条,它的枝条是银色的,叶子也是银色的,在最深的夜里互相撞击叮叮作响,神的信使驾着飞马车从天上掠过去了,听到这声音也忍不住打了个甜蜜的哈欠。

也许是被怪兽凝视的缘故,男孩子忽然不好意思起来,他用手背用力的擦了一下鼻子。“那么来介绍一下吧,我叫彼得潘。”他指指身后一直温柔的看着他们的巨大鲸鱼,“这是我的星球,它的名字叫neverland。”
被点到名字的鲸鱼懒洋洋的笑着,举起一只前鳍和怪兽致意,顺手把旁边的电线杆碰歪了。
“所以,你要不要做虎克船长?”
啊?彼得潘不都是长不大的坏脾气的小孩,neverland是传说中“生人勿近”的岛屿,而虎克船长有一只手是钩子,一连几百年扮演奸角?
“不会啊。”像是看出了怪兽的疑问,彼得潘认真的看着怪兽的眼睛。
“在我出生的地方,每个小孩子都是彼得潘,他们总有一天,都会找到自己的NEVERLAND和虎克船长啊。你一定在想,鲸鱼怎么会是一颗星球?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一定的事情啊。据我所知,有人的neverland是一只葡萄酒瓶子,有一位虎克船长是会喷火的巨龙,也有一位虎克船长和neverland和彼得潘组成了很走红的无伴奏三重唱,当然也有的虎克船长脾气不太好,走过垃圾桶的时候一定会把它踢翻……但没关系啊,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做一样的事情呢?”
从非常高的山崖上落下了清的山泉,浇灌着太阳下生机盎然的银色叶子的植物,它在他的心里迅速的长大着。
“据我所知,在这个世界上,也有那种用笑表示生气的方法,或者不结婚也可以兴高采烈的抚养小孩,都没关系啊。在我出生的地方,只有一件事情是不会变的,只要你找到了neverland和虎克船长,就不会再改变了,我们会一辈子都在一起。”
“我可以吗。”怪兽小声的问。
彼得潘放下书本,他微微抬起头对上怪兽的视线,稍微犹豫了一下才说。
“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
银色的藤蔓植物“刷”的一声在枝条尽头开出金色的大花,天地之间充满蔷薇和百合混合着的香气。

鲸鱼星就这样飞起来了。基本上可以算是安静,只是卷起了街道上的一股纸屑和尘土组成的风,像是一条长长的尾巴那样跟着巨大的蓝色鱼类飞上了天空。
因为天已经了,所以抄写星上的孩子们差不多都已经睡着了。他们几乎都没有看到这样有趣的场面,只有那些白天在教室里被老师用粉笔丢过的小孩可以依稀听到这样的对话,那是年轻的睡梦之神对他所喜爱的孩子的奖励。
“或者不去收集笑脸也没关系,虎克船长,我们去找一个新婚夫妇蜜月旅行时都会去的观光胜地吧,在那里我们可以做他们画像的路边画家。”
“……嘿嘿。那要是没有生意怎么办?”
“没关系没关系,你可以先给他报一个价钱,如果新人们怎么也不同意,我就假扮成路人对他们说:‘小姐,要不你到我这里来画吧,会便宜一点点!’”
“哼,我才不要先去。”
“那我先去也行啊。”
“那个……彼得潘,我想送给你一个戒指。”
“好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riltea.blog41.fc2.com/tb.php/31-6a1d009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