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发一下张震岳老师的花痴
有的时候我想啊,上进星和yy星之间的距离真是远而弥坚,但固步自封宅在家里也没啥道理,最好能驾驶着鲸鱼星在两颗星球之间悠闲地晃荡,高兴的时候就沿路种下很多豆角和南瓜。
张震岳老师就找到了自己的鲸鱼星啊,这个在金曲奖上兴高采烈的和侯佩岑一起唱着“奶罩丢上来”的男人后来说:“我的梦想生活?啊……要在台北郊外搞一大块空地,盖小房子,早上起来就骑摩托车一路开过去,嘟………………还是在玩嘛。”一边笑倒在沙发上。

但是就是这个怎么也不肯化妆又不肯摘墨镜的男人,在新碟里几乎每一首都有直指人心的柔软歌词,
比如《思念是一种病》里的
“他们说这就是人生
试著体会试著忍住眼泪
还是躲不开应该有的情绪
我不会奢求世界停止转动
我知道逃避一点都没有用
只是这段时间里尤其在夜里
还是会想起难忘的事情”

“也许是上帝给我一个试炼
只是这伤口需要花点时间
只是会想念过去的一切
那些人事物会离我远去
而我们终究也会远离
变成回忆”

因为稍微有点r&b的节奏感,又有蔡健雅温暖声线和声,这首浅吟低唱的歌就变成了半根深夜里冒烟的中南海,架在一个纸杯做成的烟灰缸上,是非常成人气和男人气的纠结和无奈。

比如说《再见》里的
“我不能答应你
我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其实我承认最近有“不回头”情结,但是和张雨生张宇老师的“永远不回头不管天有多高”或者阿信老师的“我不转弯我不转弯我不转弯”相比,张老师唱的又温柔又坚决,不知道为啥老让我想起TTT里的bobo,即使是爱,也有比爱更重要的东西,但是,那也是爱啊。

比如说《很难》里
“有时候莫名其妙哭起来
难道这就是自怨自艾
谁不希望像飞鸟一样自由自在
谁不希望啊”
在yy星和上进星之间,在画画和抄写花体字之间,在彼得潘和虎克船长之间,在不想接受又最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里面,在终于可以和命运时间以及自己磨合但仍然心有不甘的夜里,我想能够不那么煽情的说出来的,也不过是这么一句话了。

我发现最近我一方面被坚决锐利的少年时间萌到,另外也被柔软和煦的成人态度吸引,一方面是曾经走过的回忆,一方面是独自和解的期待。

阿信老师说,地球上每个少年到了二十岁的时候都会死一次,然后变成普通人,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死掉。
张震岳老师说:不能停下来,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tmd完蛋了!他说了粗口,然后停住,想一想说:要活过来,要一次一次重生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riltea.blog41.fc2.com/tb.php/32-8212140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