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若然如花美眷,何惧似水流年
在世界的边缘,有蔚蓝的湖泊,湖泊正中的小岛上,有高耸入云的大树,低垂着金黄和银白色的宽阔叶子,下雨或者大风的时候,会叮叮当当的响起来好像一个巨大的风铃。
在隐没在白云中的树冠顶端,住着龙和他的公主。夏天晴朗的夜里,他们并肩坐在树顶抬头望天,那些闪亮的星星之上也许有主宰瓢虫与苹果命运的神坻,龙和他的公主给他们慢慢的起了名字,还编造了他们创造世界的传奇以及一些以肆意奔跑在整个大陆上为主要内容的单调乏味的爱情故事。
有时龙会带着公主在天空上盘旋和冲刺,公主盖住脚面的白色长袍子空荡荡地的随风飘荡,飞到很高的地方空气变冷,他们就把脸紧紧地的贴在一起,四处的风声隆隆得连大声叫喊出誓言都听不清,于是公主笑起来把手里握紧的梅子给龙吃了。在他们都很年轻的时候。

后来有一天,不知道是否苹果和瓢虫之神愤怒了,龙在睡着之后没有醒来,虽然还有呼吸和心跳,但是即使公主叫它“小猪”,它也没有醒来。
在这个时候,遥远大陆上的人们也有了自己的故事,比如在世界的边缘,有蔚蓝的湖泊,湖泊正中的小岛上,有高耸入云的大树,那里有巨大的龙,守护着令整个世界上的人们目眩神迷的宝物。于是一本烫金的厚重羊皮纸大书开始卖的很好,它的名字仿佛叫做《温柔的杀死龙的方法》。

在看到第三批人没有正确完成爬树这个过程而滑落下去以后,公主在蝉鸣满天的夜晚悄悄的离开了她的龙。她像是一片羽毛一样在草地上行走,沉默地把那些戴着沙漠民族长面纱的丑陋男人们推到水里去,也许她会一点魔法吧,每个人都安静的在梦中死去,留下了蜜糖般甜蜜的笑容。
公主升起了篝火,用粗陋沉重的剑割断了自己的头发。穿上了不合尺寸的甲胄,并且在撑船的时候在甲板上摔破了鼻子。
然后,变成了任何一个人。
他是最快剑的剑客,在三王争霸赛上拿到冠军,拒绝了国王的女儿的爱意,只要求把全国的杀龙组织整合成一支军队,由他亲自率领。
她是最下流淫荡的妓女,在灯火昏暗的下等旅店流淌着汗水接客,直到那个胳膊上刻着一条蛇的男人掀开她的门帘。
他是神出鬼没的刺客,一千颗美丽的珍珠可以从他手里买一条命,不过有时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也会杀掉那些满脸憧憬的年轻人,在他们的脸上倾倒那些珍珠,面无表情的离开。
她是大陆上腰肢最柔软的舞姬,可以伴着象脚鼓的节奏疯狂扭动着身体,旋转的时候目光迷离,穿鲜红织金的羽毛裙子,海誓山盟之后用力接吻,把某个红色樱桃用唇舌喂到某人的嘴里。
他是骑士团长,帝国少女们用去最美好的青春回味他的举手投足,连目光接触都被视为最大荣幸,然后他在谈笑间背叛自己的同伴,用最残酷的刑罚一个一个把他们折磨到死。

后来她发现她已经不怎么记得回到那个湖泊的路了。即使找到了,也不见得能再爬上那棵树,她的龙也许还在睡,也许已经被人杀死了。
她本来只想变成王子的,但是她现在已经无所谓礼仪,背叛,羞耻,卑贱,凌辱,这些都没关系,但是不能有人在她的眼前说,我要杀死龙,我知道那个温柔的杀死龙的方法。
那个蝉鸣满天的夜里,她变成了任何一个人。

那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梦里月亮落下,天空上布满繁星,她的龙变成了红色礼服的王子,坐着飞马的南瓜马车从天上飞来接她。她在那一瞬间长出了柔润卷曲地长发,眼睛变成矢车菊的蓝色,穿绣花的丝绸裙子,他说:和我走吧。她羞涩的低下头拉扯蕾丝手套上的花边,没有拒绝。

醒来的时候露水已经下来,这次他是国王信任的僧侣。从树杈上一跃而下,他笑着摸了模自己的口袋,那里面有几颗梅子。
还喜欢吃吗?
还喜欢吧。

别说那过过去太拥挤
那很久很久的事
我会惦记这一些。

若然如花美眷,何惧似水流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riltea.blog41.fc2.com/tb.php/4-156d542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