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山斗,流星之绊
蛋糕文 给亲爱的snow 明年记得要给我回报!!!还有利息!!!




流星之绊

一如既往的,山下在经纪人打来的电话铃声中睁开眼睛,开始施展“五分钟出门大法”,却在最后穿靴子的环节忽然耽误了三十秒。
他在左靴中摸出鼓鼓囊囊的信封,打开来是一整叠边缘粘在一起的出租车票,东京都内,日期都是遥远遥远的2004年,那时涩谷的辣妹们穿厚底的松糕鞋,把脸涂成色的化妆法还没开始流行。
白色的信封上什么也没有写,山下就把它随手扔在鞋柜上,穿鞋出门。然后在关门的一刹那折回来,握着信封掂量了一会儿,终于把它放进包里。
又是一分钟过去,结果那一天他们要压线冲过两个红灯,终于上第一本杂志取材的时间。

山下在那三十秒里就想起来了。一定是斗真还鞋子的时候偷偷放在里面的。那时news已经出道,分红微薄的长期合同里写明从此以后可以定额报销一笔交通费,而山下永远不记得把那些白色小纸片被他随手扔在了哪里。
一定是在某个拎着装着太阳镜、手机和奇奇怪怪零食的超市塑胶袋,和斗真一起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的时候随口这么抱怨了,可惜如果不是被母亲威胁说你那些衣服鞋子不穿了就捐掉之后打起精神来收拾了“旧物再生”,山下想他可能永远也无法发现这种微小亲切的善意。

所以在化妆师改变发型应付下一本杂志的时候,山下掏出手机发出如下的短信:“晚上请你吃饭吧,什么都可以。”
等待回音的十分钟里山下被之后三本杂志的服装编辑依次拉走去看拍照的服装,在对破皮夹克和千篇一律的尖头皮鞋皱眉之前,听到了三次梗概一致的言辞:“山下桑的话,相信穿什么都会好看……何况这个是今年的大热流行……”
借给斗真的靴子却是深棕色的圆头鞋,皮质很好,在脚踝的地方搭配着同样颜色的金属扣子,特意经过了做旧的处理。那个晚上他们还没到可以喝酒的年纪,但在事务所天台的排气口后面留下整排啤酒罐子,斗真醉醺醺地非要粘着山下和他一起下车不可,山下发了脾气怎么都不肯,结果推推搡搡之间末班公车坐过了站,只能走回家去,半路又开始下雨。
秋天刚开始,不过因为夜深了所以空气中充满凉意。他们啪嗒啪嗒的一路踩着马路上的水洼,斗真哼哼唧唧地笑着说:“你看摩天大厦的灯光倒映在水里好像星星啊……”一边软软地歪倒在山下身上,呼出的热气从山下的T恤领口的部分一路钻下去。
走到山下家大楼门口山下还是不肯让斗真进来,喝醉了的对方当然不肯,山下也喝多了话也说不清楚,终于勉强站直了身体然后和对方说:“你真要来?会强奸你哦。”
那时山下还没有贵妇头,单纯瘦的可怕,说出这句话的口气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但是那种解脱了般的畅快感一直都在。

斗真褪去了笑容,看了他很久,然后慢慢的伸出手来从肩膀之上抱住了他,清楚地说:“如果有流星就好了。”夜色里一直是漫天漫地雨水落下的声音,山下正在犹豫要不要回抱过去。忽然间对面的大厦传来清脆的玻璃破碎声。
想来也是树枝或者风造成的后果,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地松开了手。根本没想过要不要去现场勘测下是不是流星真的掉了下来,虽然也不是没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于是对于花魁养成游戏的男主角山下智久来说,那个夜晚并没有能够让生田斗真从重要的路人NPC升级成一路同行的战斗伙伴,就像之前所有的游戏流程一样。他只是发现不知何时斗真的拖鞋跑丢了一只,就贡献出了自己新买的靴子。
想要了很久,价钱非常贵,从橱窗经过的时候看了好多次的潮人必备战靴,处女穿居然是在别人的脚上,而且是衣锦夜行的一片秋雨里。
在注视着斗真的影子在路灯下越来越小的那个其实短暂但感觉漫长的那个时刻,山下在心里重复了这句话,一边想如果冲上去从背后抱紧他的话,也许就不会冷到牙齿打战的地步了。
“如果有流星就好了。”
非要用语言来表达的话,那也是唯一可以总结他和那个男人之间所有感情的句子。


“啊啊,山下君这张表情非常好!收工收工!”摄影师把沉溺往事中的偶像在一瞬间拉回现实,后来的杂志上是山下难得一见的萌表情,就像亚马逊女战士在事隔多年之后,看到情人的坟墓上正盛开着白色的小花,那种柔软、无可奈何又充满梦幻感的感慨丛生。

回到化妆室的时候,手机正在台子上无声的振动,他接起了电话。对方兴高采烈地向他推荐了新开的烤肉馆子和意大利料理店,然后说:“意大利料理离咱俩都比较近啦,不过山下你还是想吃烤肉的对吧。”依然亲切天真,熟悉他的部分和不肯叫他yamap的部分,都是如此。
“你在干嘛?”
“啊……舞台剧排练中,偷偷跑到屋顶来抽烟,就是想要不被人发现那点很爽……”电话那边传来微微窘迫的笑声,可以想象对方一定在摸自己的头发,“那七点钟我们六本木车站见好了,山下如果你来不及晚到也没关系,我会一直等你的。”
从想要靠着酒精来变成大人的少年,到靠着偷偷抽烟来保留一点孩子气的成人之间,原来就是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情,恐怕已经无法恋爱了,但还想如果可能的话,四十岁之前分别结婚,然后在夏威夷买联排的别墅,在温暖的海水和夕阳下悠闲地度过人生。
顺便近于无耻的享受着对方的温柔,直到最终的时刻。
“如果有流星就好了。”山下喃喃地说。
“什么?”
听着对方的疑问,他随手挂了电话。
那时候我们本以为可以凭这样保护彼此的人生,但其实并非如此,不过即使这样,也还有之后的事情。
就像是星星,香烟或者死一样,在某个人所不知的角落里,一直发出小小的、微弱的光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茶花老师我见到流星了 T____T
等有闲了再跟你聊=3=
【2009/01/09 15:38】 URL | 菊 #- [ 編集]


啊,又见发票 爆
有时间msn上见到聊,关于大叔P我有话要说。。。
【2009/01/12 13:19】 URL | Aldicia #- [ 編集]


茶花老师你个万恶的杨白劳……不对,万恶的MTL!
你会被河蟹的 哼哼
【2009/02/24 16:29】 URL | 肉肉 #-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riltea.blog41.fc2.com/tb.php/41-3c1f2a5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