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接着写童话^_^
在王子很年轻的时候,他接受过一次非常严肃的采访,是从中央王国而来的首都日报最有名的人物专访记者,当然,是个大叔。
那时候他只有十六岁,率领着他数量微不足道的骑士团剿灭了一直以来为患大陆的土匪巢穴。即使不考虑王子的年龄和他惊人的美貌,单从策略和战法来看,也是可以载入教科书般的胜利。
那一次的采访非常顺利,成为两周之后出版的报纸封面故事。报道的最后这样写到:
“在我的一生中见过很多伟大的人物,他们让我感受到我所经历的时代是多么的珍贵,但此时我第一次希望时间可以倒流,如果能重新从二十岁开始,我想要追随他,这样也许可以成为看到另外一个时代的大门轰然打开的第一批人吧。”
照片上的王子穿着款式和花样都十分夸张的中央王国的君礼服,但眼神非常坚定明亮,那一期报纸先后三次加印了二十万份,封面被撕下来贴在无数少女的床头。

然而,王子并没有像人们想象当中的那样在成年之后离家远游,他在20岁那年结了婚,妻子是附近不知名的小王国的公主,做人物专访的大叔竟然对她还有些印象。因为在中央王国的编织比赛上那姑娘似乎拿过第一名,作为公主,这是满稀罕的事情。
王子和公主的婚姻没有得到太多的祝福,因为少女的心破碎掉了是很不好的事情。

十年时间就这样飞快的过去了。大叔已经从专访记者变成了报纸的主编。他的头发更少了,也更容易怀念过去。所以他忍不住怀念起当年他想要追随的少年。
相约采访的信件很快就得到了礼貌的回复,已经变成国王的王子用花体字写到:“十分荣幸,不过可否请您等我和妻子孩子们从夏宫度假回来?”
大叔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他想起王子曾经对他说过:“如果可能,我希望自己死在战场上,我可以对着阳光做最后的忏悔,闪亮的甲胄就是我最好的棺材。”
在他只有十六岁的时候。

后来他们如约见面,那是刚刚进入秋天的时候,王国和他十年前来访的时候相比并没有拓展疆土,但三年以前国王颁布了新的法令,普通人的赋税被减轻了一半,因为过去的小渔村被开发成了新的港口,王国变得非常富庶。
街道两边种上了苹果树,挂着小小的鲜红的苹果。
据说这是王后的主意,这是苹果树开始结出果实的第一个年头。
人们把国王和王后的画像到处乱挂,教堂前面,卖鱼的车子上,小孩子的脖子上,新郎新娘会在婚礼开始的时候对着王宫致意,“我们有很好的国王,而他有一个聪明的王后。”

在国王的书房里,大叔开始了他的采访。
在经历,感情,治理国家的方法和业余爱好之后,大叔终于忍不住问了如下的问题。

“你已经放弃成为更伟大的人了吗?”
“我想,我在做我想做的事情,并且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这就够了。”

“可你本来可以得到更多的?”
“但是现在我希望,不要失去任何东西。”

“如果可以重来的话,你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呢?”

在国王说出答案之前,一位优雅的女士推开了书房的大门,探头看到大叔,微微吃了一惊,然后笑起来。
“啊,这个采访还真详细,那正好。”
大叔立刻相信站在他面前的就是王后,低调简洁的丝绒长裙和珍珠项链,像是晴天港口的星空一样。她把手里的篮子放在桌子上坐在丈夫身边,里面是刚刚烤好的蓝莓奶酪蛋糕和芬芳的红茶。
她把蛋糕分成三人份,然后笑嘻嘻的等着大叔发表意见。

“尊敬的夫人,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点头。
“对你的丈夫,你就真的没有过什么不满吗?”
“有啊有啊,”王后的语调忽然变得活泼起来,像是忽然变成了绑着麻花辫子的少女,“比如说……你让他连说三遍‘蓝莓起司蛋糕’,绝对会卡壳的。”
国王大笑起来。
实在是很好的蛋糕。
在大叔所没有看到的地方,长桌的桌布后面,国王和王后握紧了彼此的手指。
在长窗的那一边,整洁碧绿的花园里,远远传来孩子们的嘻笑声,那是王国未来的统治者,和他的兄弟姐妹。

王后看完了报道的最后一个字,把它扔在桌上,着出门。
冬日祭之前,她要为国王设计出新的礼服式样,然后在下一年,看它成为整个中央王国的流行。
我可是编织冠军呐。

风卷起了报纸,在成年男子温暖的笑容后面,文章这样结尾:
“现在,我已经不想追随他了。但是,我很慕他。”

这就是TT的故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riltea.blog41.fc2.com/tb.php/7-546b641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