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Emmau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做了个奇怪的梦
估计昨天看到小su的少女照被shock到了,像是海中的泡沫一样的,从门后露出小小的面孔,深深的看着世界。

结果就做了奇怪的梦。

怎么开始的已经不太记得了。天气潮湿炎热,破旧的房子之间是狭窄的小路,路面破损的很厉害,上面都是泥浆,阳光照下来蒸腾起微薄的雾气,和许多带着斗笠白衣裤的人擦肩而过,街上的摊子上是颜色鲜艳的蔬菜和水果。
强烈的东南亚气息,像是西贡,《情人》的西贡,不对,更像《三轮车夫》的西贡。
后来似乎经过很多事情,很激烈的冲突,在铁柜之间跨过枕木奔跑或者其他,闷热空气扑面而来,只有一个人,跑了很久,身后大约有人追,可以听到呼喝声。
后来忽然转到夜晚,铁架子支着的帆布帐篷底下,着很多桌子,许多人围着吃饭,四处布置着红色黄色的纸带或者花?还有一串一串的小灯泡,像是一个庆典,头顶上点着汽油灯或者很亮的电灯,脚底下是湿的水泥地或者土地,有纸花被踩的很脏。
抬起头来看到有人对我笑,看不出年纪的猫一样的男人,穿着米色或者珍珠色的薄的亚麻西装,笑的非常温软,像一只是融化了的布丁。
心里非常明确的知道,那个是我的情人。
结果发现是光一。
(哎?怎么会是堂本光一啊。)
四处都是鼓掌叫好起哄,年轻粗犷的男声。
(哎?)
身不由己的跑过去,看着光一同学几步迎上来,两人手挽着手朝着下面的人挑衅一样的笑。
海风的气味,铁锈的气味,饭菜的气味。
然后就是亲吻。
突如其来的冗长的亲吻,能够非常清晰的记得那个嘴唇湿润的触感,不是丰满的嘴唇,但是很柔软,呼吸灼热。奇怪的是也就到此为止了,牙齿舌头,这些就都不记得。
镜头感忽然变成了类吴宇森的电影。一切突然定格,然后,梦里的那个我和光一,一起慢慢慢慢地倒下去,微笑着看着对方,看着对方背后一直流着血的伤口。
支撑着终于见面,被兄弟起哄(直觉光一是那帮人的老大),支撑着笑嘻嘻的接吻。
现在我们可以倒下去了。
(哎!停停停停!我不要萌一个叫做“光一我”的cp啊!!!!)
(好在是梦里,一切都会给你答案。)
想完之后果然清楚的感到自己的身份发生了变化,从当事人变成了无关的旁观者。在浓阴的天气里巨大的绿树下,是老式的木结构房子,日式还是泰式不得而知,木地板擦的非常亮,赤脚走上去光滑微凉。有人坐在门口,包在一堆米色的毯子或者布单里深深的看着外面。
瞬间就知道这就是刚才我cos的主角。
小su。
转头看到有人走过来的小su,骄傲倔强的笑起来,像是个大眼睛的神经病少女。
结果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和他说,就醒了。
醒了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哭。

哎呀~~这个梦是多么的ks啊~~~
笑~~仔细想想,简直就是道王子和他的小情人么:ppp

满意的飞走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riltea.blog41.fc2.com/tb.php/9-5474f6b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